玄一二想壳壳

自己制药自己吃,别人制药我也吃。根厨,喜爱肖根与宅总。谢谢

【肖根衍生】论POI女演员的艺术修养(一)

请叫我脑洞大帝

 

秦祈冰:

当AA穿越到了POI,会发生怎样的故事~努力写的逗比一点,无奈正剧向写了太多年,我会努力的!不管是AA还是Root,不变的都是锤呀锤呀骄傲与放纵!


《永夜》会努力写的,我也喜欢吸血鬼AU,反正这么虐了,让我放飞一下自我吧!感谢 @玄三Broken_Roots_Tailbone 的脑洞提供。❤


我们麻将组合的宗旨就是,脑洞到哪里,文写到哪里,管挖不管埋,么么哒!(づ ̄ 3 ̄)づ


【1】


Amy揉着眼睛醒来的时候,觉得有什么不一样了。她躺在床上,浑身有种疲惫到极致的酸痛感,她睡眼惺忪地打量了一圈周遭环境,觉得有一种怪诞的熟悉感。

 

她唯一敢确定的是,这绝对不是她自己的家里。

 

垂在床边的手传来湿润的触感,Amy惊呆的瞬间把自己的手抽了回来,视线撇过去一看,发现一只看上去有些眼熟的狗正热情地坐在她的床边,在她看向它的时候兴奋地摇着尾巴示意。

 

Amy用另一只相对干净的手揉了揉自己的眉心,她觉得这个场景陌生而又熟悉,但她实在想不出来这是哪一出。

 

至少那只床边的狗虽然不是她家的,但她能喊出它的名字——bear,这是个什么奇怪的走向。

 

Amy皱着眉想,这难道是在梦里吗,因为太过思念剧组,所以回到了拍摄场地。可是酸痛感让她觉得,一切都是那么真实。

 

轻声的敲门声响起,极有规律。

 

Amy将她可爱的睡裙往上提了提,确认自己的衣着没有什么问题的时候,答了一声“进来”。

 

走进门来的是一张熟悉的面孔,一瘸一拐的动作在Amy看来亲切又自然得有些奇怪,不管怎么样,她松了一口气道:“Michael,你知道这是怎么了吗,我们怎么还在拍摄,我的记忆似乎出了些小问题,我什么都想不起来了。”

 

Finch用打量怪人的目光审视着Amy,他沉默了一会,似乎在斟酌接下来要吐出的字句。但在他谨慎地思考了一会之后,小心地说了一句:“Ms.Groves,‘拍摄’是机器给你的新任务吗?我可不知道,她给我的替换身份想了一个新的名字。不过不管怎样,我觉得你大概是没有休息好。”

 

“等等,”Amy从他的话中捕捉到了关键信息,她开心地笑了出来,回答说,“好了,Michael,你不像是入戏这么深的人,我们应该回归到现实世界了。”

 

看着那样的大笑表情出现在熟悉的高个黑客脸上,Finch觉得自己竟然感觉后背有些发凉。他不着痕迹地往后退了一步,脸上依旧挂着温和的关怀的笑容:“我不知道你是否是太累了,还是对Ms.Shaw的思念已经让你有些失常,无论如何,Ms.Groves,我想现在的你需要多休息。”

 

情况似乎比自己想象的要糟糕,Amy发现自己在这个时候居然还能维持着自己的笑容,而她很快找到了finch话中自己新的兴趣点,她问:“等等,你说Ms.Shaw,她去哪里了?”

 

Finch并不觉得这样的黑客很正常,要知道此前,她经常把她的小个子特工挂在嘴边,似乎一不注意她就能冒着生命危险去找她的心上人,而此刻,她居然用这种期待而充满兴趣的眼神看着她,问他她去哪里了。

 

要知道,唯一对Shaw的继续存活存在偏执想法的,也只有眼前这个看上去有些疯的女人了。

 

没有等Finch回答,Amy就像忘却自己糟糕情境一般的,有些兴奋地说了一声:“是不是应该我去找她,机器会给我帮助吗?”

 

Amy一边自言自语着,一边伸手到自己左耳边摸了摸,触手是光洁而平滑的皮肤,没有任何做过手术的标记。

 

Finch用匪夷所思的眼神看着眼前的nerd自言自语:“怎么办呢,我是Amy不是Root,我没有人工耳蜗,我怎么能听见机器的声音呢。”

 

在走出Root房间之后,Finch在她门前停留了一会,皱眉思考了一会,拨通了正在外面任务的Reese的电话。

 

“怎么了,Harold,出什么问题了吗?”Reese的声音依旧低沉。

 

Harold想了想,小声说:“John,Ms.Groves似乎不太对。”“Root什么时候对了才是不正常的事情,不是吗?”

 

“她叫我Michael,叫自己Amy。”“你的宝贝上帝又给她什么新任务了吗?看样子角色转换得十分游刃有余啊。”Reese丝毫没有察觉到问题所在。

 

“她问我Shaw在哪里,她是不是应该去救她?”

 

“这可是个大问题啊Harold,她倒底怎么了?”Reese的语气严肃起来。

 

“不知道,我去问问机器,毕竟那是她的模拟界面。”

 

“好的,祝你好运。”Reese挂掉电话,看了看面前吓得面如土色的号码,她身前是捂着膝盖痛苦呻吟的行凶者,身边的墙上留下了一个显眼的弹孔,但好在她反应机敏没出什么事。

 

Reese抱歉地摊了摊手:“对不起,刚才听到一个消息,太过震惊,手有点滑。”

 

Amy从床上站起来,打开衣柜发现一套折叠整齐的芭蕾舞衣,她想起自己小时候曾有的成为芭蕾舞演员的梦想,十分好奇地摸了摸裙摆周边柔软的白色绒毛。

 

Amy旁边桌上放着的手机突然震动起来,她没有想到那不是她的手机,习惯性地拿起手机来看,屏幕上有一行字:“穿上它,然后去找这个人。”

 

后面跟了一张照片,Amy好奇地放大,发现那是一张她全然陌生的面孔。

 

这个模式她再熟悉不过了,尽管从未经过,但毕竟曾演绎过,她意识到这已经不是她所习惯的那个世界了。如果她没有猜测错的话,她现在正处在POI的世界中,而她正是她扮演了几年的那个角色——Root。

 

对于这样新鲜刺激的体验,Amy的第一反应不是恐慌而是惊喜,她太喜欢这部剧了,也很喜欢自己扮演的这个角色。对她来说,这是和她平常生活完全不同的另外一种体验,这种兴奋让她忘却了害怕。

 

但是,Amy时刻记得自己内心的疑问,她用她标志性的甜腻小颤音问道:“你是机器吗?我想你应该知道……”

 

手机屏幕很快再一次亮了起来:“我知道你不是模拟界面,但你可以试着成为她。”

 

“噢。”Amy的眼神亮了起来,对她来说扮演Root是件驾轻就熟的事情,除却外表的相似之外,大概没有人会比她更认真地去剖析这个角色内心世界,哦这不对,Amy心里的小心思隐隐被勾动起来,Shaw一定会理解Root的,她想。

 

那么,换句话说比较合适,没有人会比她更清楚如何去更好地表现Root了。Root曾经扮演着一千个人,而她要扮演Root。

 

“别急着换衣服,到了表演的剧场再说。”在Amy换衣服之前,机器的指示再次来到。Amy遗憾地嘟了嘟嘴,将叠好的衣服装进包里,Root的穿衣风格和她不太相同,没有什么可爱甜美的风格,整齐的一排皮衣,颜色简单的T恤和衬衫,Amy找衣服的时候还在角落里找到了几件背心。

 

一切都准备好的Amy在出门前匆匆和喂着Bear的Finch打了声招呼,Finch总觉得她那声甜甜的Harry和平时有什么不一样,刚才和机器求证的时候,机器并没有正面回答他。

 

这件事情,Finch觉得自己应该等Reese回来之后和他好好探讨一下,如果Root和机器有什么事情瞒着他的话,他不觉得这是一件好事情。

 

他们已经失去了Shaw,不能让Root也有什么闪失了。

 

再次将皮衣穿上身,Amy心里有些微妙的激动感,抑制不住的笑容在她脸上绽开,以至于Samaritan没能在摄像头中捕捉出这样的她,在它的数据库记忆中,Root可不会笑裂成这样。

 

“噢我有点紧张。”Amy轻声对自己说,她已经换好了那声舞服,穿着舞鞋她扶着栏杆试图站立起来,事实证明过了这么多年她的柔韧性差了那么一点,这样的努力让她觉得自己大腿拉伸起来有些疼。

 

“我想我没有办法完成这样的任务。”Amy这才觉察出问题所在了,尽管她可以去扮演Root,在外形和性格上无限逼仄于她,但她终究不是她。Root有的特点,她有一些,却是不全都有。

 

Root扮演那么多人,她本身或多或少地具有某些能力,但对于她来说,这些扮演都是有些费气力的。撇开这一点来说,Amy也不觉得自己在近身搏击以及枪战中拥有像Root一样的能力。

 

Amy觉得有些丧气,尽管没有问,她也知道现在大概处于怎样的形势下。Root当然可以游刃有余地处理Samaritan特工的问题,可是她是Amy呀。

 

Amy一边尽力压腿一边想着目前还存在的一个问题——Shaw还没有找到。摒弃掉最开始的信心满满,Amy的眉拧在一起,她自我怀疑地想道:难道她真的可以找到Shaw吗,没有Root的那些出众能力,她连是否会拖大家的后腿都是问题。

 

“噢。”一不小心用力过度,Amy痛呼出声,一双眼睛霎时间湿润起来,果然做运动的时候不应该分心啊。她一边揉着自己的腿,一边想着自己最近是不是甜甜圈吃得有点多。

 

就要上场了,站在光线昏暗的后台,Amy深深吸了一口气让自己不那么紧张。旁边即将一起演出的演员了然似地拍了拍她的肩膀,Amy还以对方一个感激的眼神。

 

如果是Root的话,一定不会这样的,Amy在心里想,试图让自己看起来冷漠一点,可惜覆水难收啊。

 

好在曾有过跳舞的基础,在克服了最开始的紧张过后,演出对她来说不是太困难的事情。Amy苦着一张脸尽力随着其他人的动作一起跳,好让自己因为紧张而身体僵硬的姿态看上去不那么明显。


【-TBC-】


评论 ( 3 )
热度 ( 96 )
  1. 早起的llama秦祈冰 转载了此文字

© 玄一二想壳壳 | Powered by LOFTER